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卫生职称 >

卫生职称

曾被迫卖掉年销售13亿的公司83岁再创业的他进军化妆品业

  29岁由国家统一分配进入“云南白药厂”,一举从技术员做到云南白药第一任总工程师;

  60岁时离休,他不甘享受平凡,从28万起家的皮康王,到拜耳36亿收购的滇虹药业;

  84岁本该颐养天年,但他翩翩“剑走偏锋”,紧跟时代,针对市场需求打造了差异化功效型药妆:群优生物科技。

  1949年7月,在崇明中学读完高一后,受到革命宣传的影响,年仅16岁的周家礽和同学瞿振华悄然离开家乡,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后被分配至张家口军事通讯工程学院第一届学习无线电通信技术。大专毕业后分配至通讯兵部队,先后任排长、实验员、技术员等职务。

  1957年,周家礽从部队复员,因海外关系,后改行选择学习药学,并于1958年考入南京药学院(中国药科大学)。

  1962年,周家礽经由国家统一分配进入“云南白药厂”,一直干到1988年才离休。

  在云南白药期间,由于对技术工作的执着与钻研,周家礽积极推进云南白药的剂型改革二次拓展,将“云南白药”从单一的散剂,创新增加了“云南白药胶囊剂”、“云南白药酊剂”,并领导了技术部门及其他人员进一步发展新剂型”云南白药贴膏剂”等。

  周家礽的努力和成就让他从1962年进厂时的技术员,于1965晋升为技术科长,1983年再度晋升为云南白药厂首任总工程师。

  1993年底,周家礽与汪伯良集资28万元,在昆明郊外观音寺找到了一个日化小企业租作厂房,每天从家里骑7公里自行车上班。就这样,一座破庙、三亩厂房、8个青工,滇虹起家。

  之后,周家礽购置了混合、搅拌、乳化等简易设备,大家一起动手,安装调试,经地方药监部门检查验收后,开始生产名为“皮康王”的复方酮康唑乳膏。

  1994年初,首批产品出来,因为杀菌止痒的效果确切,销售快,回款快,不到3个月就回款30万元。1994年全年销售回款1000万元,在几乎没有任何广告的情况下,到1998年回款突破1个亿,并进入了缅甸、越南、老挝、柬埔寨、美国等市场。

  在“皮康王”成功的基础上,滇虹药业自主研发、生产出“康王”牌外用药和其他内服药等11个品种。2006年,滇虹药业的药品销售超过6亿元。2013年更是高速增长至13亿元。

  就在滇虹蒸蒸日上之时,滇虹的战略投资者开始寻求改变,希望引进跨国公司和有西方管理经验的人才来帮助公司实现治理的规范化、国际化,并为品牌与产品带来超越行业平均水平的提升。因此,滇虹引入了咨询公司、引入了投资者、引入了海归职业经理人,周家礽和其女周晓露则分别让出了董事长和总经理的位置。

  但事与愿违,由于股权较分散,股东大会决定出售滇虹,周家礽说服无果,无奈成为最后一个签字同意的人。

  “我很后悔卖掉滇虹药业,比卖掉我的亲生孩子还要痛。”周家礽话虽这么说,但由于滇虹药业股权分散的原因,把这个自己一手创立并苦心经营20多年的企业拱手让人,也是无奈之举。

  收购完成后,公司完全被拜耳派来的新管理层接手,滇虹经验丰富的老工程师、老员工被一批批解雇。之后仅仅2年,销售规模从十几亿急速下滑一半。

  而此时已81岁的周家礽,在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他会就此封山,颐养天年时,他却决定要开启另一段创业之旅。

  2016年3月,83岁的周家礽带着以前和滇虹药业合作的一些老药学家、老专家创立了云南群优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决心以做药的技术和态度进入日化行业。

  “群优的规划是打破化妆品市场以时尚营销为主导的品牌理念,率先向科技、市场、美丽三位一体的方向转变。而云南有得天独厚的资源,团队有数十年的丰富经验,公司还在云南设立了研发中心和生产基地,在上海和杭州设立了中央市场部和电商运营中心...”这个83岁的创业者仍然充满激情。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对于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当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周家礽,是担得起这句话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